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金勇军的博客

清华大学经管学院商法副教授

 
 
 

日志

 
 
关于我

主要研究领域:知识产权法、公司法、合同法及其法院司法判例研究。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我看陈久霖先生归队  

2010-07-01 22:19:3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看陈久霖先生归队

 

因2004年中航油事件[1]入狱的陈久霖先生,在2009年出狱数月后,任职中国葛洲坝集团国际工程有限公司(国际工程公司)副总经理。国际工程公司,在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国资委)旗下。媒体称之为归队国资委。因为上述归队,非议之声自然而生。[2]

 

(一)境外期货业务许可证

 

2001年5月24日,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中国证监会)等,联合发布国有企业境外期货套期保值业务管理办法(管理办法)。[3]管理办法第2条限定,管理办法适用于在中国境内注册的国有企业,包括国有资产占控股地位或主导地位的企业(国有企业);管理办法第3条限定,境外期货业务即在境外期货交易所的进行标准化合约交易;管理办法第5条明文规定,凡国有企业从事境外期货业务的,须经国务院批准,并取得中国证监会颁发的境外期货业务许可证(期货许可证);未取得期货许可证者,不得从事境外期货业务。管理办法第9条进一步明确,凡取得期货许可证者,只能在境外从事套期保值业务,不得从事此外诸如投机交易之类的业务;套期保值业务即为冲抵现货价格风险目的的业务。言外之意,凡期货许可证许可之外者,皆不得为之。

据专业杂志财经事后[4]调查,自上世纪90年代起,曾发生多起国有企业从事境外期货业务失利事件,为此国务院一度严令禁止;因境外期货业务套期保值功效,2001年复而推行上述期货许可证制度。[5]另据专业杂志财经事后[6]调查,2001年,期货许可证获取者仅7人;2003年,国资委旗下中国航空油料集团公司(中油集团),在第2批10家期货许可证获取者之列。[7]

 

(二)中国航油新加坡股份有限公司

 

2004年11月30日,中国航油新加坡股份有限公司(中航油)发布公告称,因航空煤油期权交易,中航油实际亏损达美元3.9亿,账面亏损尚有美元1.6亿。此即名闻中外的中航油事件。中航油事件主事者,为时任中航油董事总经理的陈久霖先生。

中航油,2001年由中油集团新加坡子公司改组而来,并于同年挂牌新加坡证券交易所;时为中国航空油料总公司的中油集团,系中航油绝对控股股东。中航油招股说明书明文披露,除航空煤油采购之类的油品贸易外,中航油尚且从事石油衍生产品交易:第一类,航空煤油或者燃料油纸质掉期(paper swaps),分别以套期保值为目的;第二类,原油期货(futures),以套期保值为目的;第三类,其他石油衍生产品(derivative instruments),均以投机为目的。[8]

因招股说明书上挂于中航油网站,中国证监会得以获知上述业务;为此,中国证监会行文批评中油集团;中油集团,责令中航油作出书面检讨,并由其转交中国证监会。中油集团于事后向中国证监会申请期货许可证。2003年,中油集团获得期货许可证。同年,中油集团向中航油做出分许可。[9]

 

(三)中国证监会

 

2004年中航油事件爆发之时,专业杂志财经曾经追问,监管者去了哪里?[10]实际上,专业杂志财经的追问既没有依据,也非属得体。理由有二:其一,依照管理办法,凡期货许可证许可之外者,国有企业皆不得为之。中航油并非上述国有企业,管理办法并不适用。故谈不上中国证监会的是或者非。[11]其二,实际情形是,中航油,在新加坡注册,在新加坡上市,属地地道道的新加坡公司;中航油航油航空煤油期权交易,在新加坡从事,受新加坡法律管辖。[12]如需获取中国证监会的期货许可证,理由为何?纵使理由充分,管理办法设置上述要求,从主权管辖的角度看,有意义吗?难道中国法律具有且能起域外效力?

 

(四)中油集团

 

2003年,中油集团获得期货许可证;同年,中油集团向中航油做出分许可。[13]上述分许可事宜,并无管理办法上的依据。[14]从法律的角度看,中油集团如欲彻底贯彻期货许可证制度,[15]可行的措施是,中油集团通过影响其向中航油提名的董事,比如陈久霖先生,间接影响中航油的航空煤油期权交易之决策。

问题是,中油集团,明明知道中航油从事许可证许可之内外的石油衍生产品交易,却不施加影响,比如撤换陈久霖先生董事席位,则哪怕是董事总经理陈久霖个人的决策行为,也传递为中油集团的不作为,中油集团应为此负责。

中国证监会已然发现上述情节,事后授予期货许可证,却不加监督管理,[16]则中油集团的不作为,也可传递为中国证监会的不作为,中国证监会更应为此负责,否则监督管理意义何在?

更有甚者,中国证监会于2001年发布管理办法,管理办法并不适用于中航油事件;[17]中国证监会于中航油上市后发现中航油在未获期货许可证的情况从事石油衍生产品交易,曾行文批评中油集团。[18]从上述情节,中国证监会可以获知,中油集团并未彻底贯彻期货许可证制度;甚至中国证监会可以发现,借助诸如中航油之类的境外公司可以简单绕过期货许可证制度。[19]在这样的前提下,中国证监会并未施行事后核查,也未修订管理办法。[20]针对此种情形,专业杂志财经倒可以也应当追问,中国证监会究竟到哪里去了?

至少,从今天的角度看,上述追问,比质疑陈久霖归队,要迫切得多得多。



 



 

[1]下文(二)。


 

[2]邓瑶:“空降”葛洲坝国际,陈久霖曲线回归“国家队”,载《21世纪经济报道》2010年6月23日。


 

[3]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证监发[2001]81号。


 

[4]即中航油事件之后。下文(二)。


 

[5]王晓冰、李箐:中航油噩梦,监管者去了哪里,载《财经》2004年12月13日版。


 

[6]即中航油事件之后。下文(二)。


 

[7]王晓冰、李箐:中航油噩梦,监管者去了哪里,载《财经》2004年12月13日版。


 

[8]Prospectus.


 

[9]Executive summary of PricewaterhouseCoopers.


 

[10]王晓冰、李箐:中航油噩梦,监管者去了哪里,载《财经》2004年12月13日版。


 

[11]上文(一)。


 

[12]上文(二)。


 

[13]上文(一)。


 

[14]上文(一)。


 

[15]上文(一)。


 

[16]上文(二);王晓冰、李箐:中航油噩梦,监管者去了哪里,载《财经》2004年12月13日版。


 

[17]上文(一)。


 

[18]上文(二)。


 

[19]上文(一)。


 

[20]王晓冰、李箐:中航油噩梦,监管者去了哪里,载《财经》2004年12月13日版。


 

  评论这张
 
阅读(159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