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金勇军的博客

清华大学经管学院商法副教授

 
 
 

日志

 
 
关于我

主要研究领域:知识产权法、公司法、合同法及其法院司法判例研究。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公私之惑:县委书记邱建国和县长苏建国  

2010-09-30 15:52: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公私之惑:县委书记邱建国和县长苏建国

 

(一)宜黄钟家拆迁

 

2010年9月10日,江西省抚州市宜黄县副县长李敏君、公安局副局长黄健和房管局局长李小煌等,率领100多名政府工作人员,前往宜黄县凤岗镇农科所东门郊外23号钟家,向其“就房屋拆迁开展有关政策法规解释和思想教育工作”;[1]上述“解释和教育工作”,最终以凄惨结局收场:钟家31岁二女儿钟如琴,在钟家2楼泼汽油自焚;59岁母亲罗志凤和79岁大伯叶忠诚,则登上钟家屋顶,洒汽油自焚。[2]

上述拆迁的钟家房屋,是宜黄县凤岗镇桥头村福泉岗一块荒地上的3层小楼;始建于11年前,总面积达397.64平方米;1999年,钟家获得上述荒地宜A国用(1999)字第02389号土地使用权。[3]钟家母亲罗志凤和父亲钟家诚,以办瓦窑厂为业,育有子女九人;除正当幼年即已过继他人的老二和老七外,膝下三子四女。[4]上述房屋房产证分办三套,分别在老大钟如满、老三钟如奎和老六钟如田名下。四女,老四钟如翠、老五钟如琴、老八钟如凤和老九钟如九,均在上述房屋内拥有自己的房间。[5]钟家大伯叶忠诚,原是钟家诚先生结义兄弟,在钟家瓦窑厂帮工多年;年迈之后仍住钟家,尊为“大伯”,由钟家兄弟姐妹赡养。[6]上述拆迁的钟家房屋所在,时为宜黄县城凤岗镇河东农田区,属最为平坦之处所。[7]

宜黄县政府2002年宜招项67号称,公路运输,为宜黄经济主动脉;现有客运站,已不适应经济发展需要;在宜黄县凤岗镇河东新区,规划筹建现代客运站。[8]2002年11月,上述现代客运站建设项目正式立项;据宜黄县政府通报披露,因此拆迁的拆迁户共有21户,包括上述钟家。[9]21户拆迁户,占土地总计58亩;现代客运站,仅占18亩;比如,钟家无意发现,在钟家房屋屋后新开楼盘立体模型中,在现代客运站附近的相应于现今钟家房屋的位置上,为一座六七层高的酒店。[10]

2009年11月3日,因补偿方案协商不成,宜黄县房管局做出三份房屋拆迁行政裁决书;上述行政裁决书要求,钟家须在收到上述行政裁决书之日起15日内做出选择:要么接受41余万元的货币补偿,要么接受相同面积安置房置换;否则,视为钟家选择货币补偿。[11]2009年11月23日,钟家如期接到强制搬迁通告,限于2009年12月8日前搬迁完毕。[12]尽管如此,钟家仍然坚守在家;为此,宜黄县政府,在2010年4月18日断绝钟家供电。[13]

尽管钟家人等文化程度不高,钟家母亲罗志凤,通过每晚看新闻联播这一简单功课,明确知道,2010年5月15日国务院办公厅曾行文,即,关于进一步严格征地拆迁管理工作切实维护群众合法权益的紧急通知(国务院515通知);国务院515通知戒令:“对采取……停电……等野蛮手段逼迫搬迁……要严格追究有关责任单位和责任人的责任。”[14]为此,钟家要求恢复供电;宜黄县房管局等部门的答复是:“你家属于强拆,强拆就是要断电。”[15]

9月10日上午,凤岗镇派出所一位指导员向钟如翠小姐表示,我们接到群众举报,你们这里有汽油[16]……钟如琴小姐手机录音显示,在与政府工作人员推搡过程中,钟家有人喊道:“国家下紧急通知[17]不让强拆,是中央的政策算,还是你们宜黄的政策算?”突然,一位中年男子一声断喝:“把她抓下去!”[18]……钟如琴小姐,将一件点燃的毛衣扔向窗外,随即一抬手,将汽油洒向全身;曾高呼:“有本事你们就来。”[19]……

 

(二)拆迁后续事件

 

9月10日,就宜黄钟家拆迁,以宜黄县政府办公室名义,宜黄县政府网站上刊登,关于“宜黄县一拆迁对象泼洒汽油不慎烧伤”的事实情况说明;上述说明断然下结论:“宜黄县城建部门工作人员到拆迁对象钟如奎家中,就房屋拆迁开展有关政策法规解释和思想教育工作。期间拆迁对象钟家故伎重演,以浇灌汽油等极端方式对工作人员进行威吓,不慎误烧伤自己3人。”[20]

9月16日上午,钟家姐妹钟如翠和钟如九小姐,欲赴北京申冤;在南昌昌北机场,宜黄县委书记邱建国,率领40多名工作人员将其拦截。在混乱之际,两姐妹躲入机场登机口女厕内,通过电话向媒体求助;僵持良久之后,两姐妹由女性工作人员带出,未能登机。[21]

  9月18日凌晨,自焚三人中叶忠诚先生离世;宜黄县长苏建国,率领近百人员,前往医院抢尸,并同死者家属发生肢体冲突。[22]此后钟家五人,被强行推上一辆大巴,自南昌拉回宜黄县,监控在当地一家小宾馆里。[23]

  9月18日14时零1分,据新华社发布的消息,抚州市委对宜黄钟家拆迁相关责任人作出处理:宜黄县委书记邱建国和县长苏建国,立案调查;副县长李敏军和房管局长李小煌等四人,从程序免职;交通局长熊继勇,责令由宜黄立案调查。[24]

此前数日,江西省政法委和建设厅派出的两个调查组,介入宜黄钟家拆迁,分别负责调查宜黄钟家拆迁相关责任人和现代客运站筹建前后是否存在违法违规事宜。截至日前,上述调查明细尚未公开。[25]

 

(三)公私之惑[26]

 

    不论县委书记邱建国,还是县长苏建国,启动并运作现代客运站项目,[27]乃出公心,如无其他证据,自无疑问;苏建国下手副县长李敏君等,率领政府工作人员为政策解释或者思想教育工作,[28]也出于公心,如无其他证据,自无疑问;甚至县委书记邱建国截访或者县长苏建国抢尸,[29]亦出于公心,如无其他证据,自无疑问。其中道理,古联上联云:“百善孝为先,原心不原迹,原迹贫家无孝子。”[30]公心存否,但看心灵;否则,天下无官怀公心。

    问题是,不论县委书记邱建国,还是县长苏建国,是否也有私心的考量,甚至私心驾驭公心?古联下联云:“万恶淫为首,论迹不论心,论心世上少完人。”[31]私心存否,只看行为;否则,天下官家皆私心。由是之故,得看看县委书记邱建国或者县长苏建国的具体行为。

    国务院515通知,明确提及:“对采取……停电……等野蛮手段逼迫搬迁……要严格追究有关责任单位和责任人的责任。”[32]上述中央精神,县委书记邱建国或者县长苏建国,均应知道;宜黄钟家拆迁有违上述中央精神,[33]县委书记邱建国或者县长苏建国,是否知道呢?也许苏建国下手副县长李敏君等隐情不报,权且认定不知道。

    9月10日,宜黄县政府网站上刊登关于“宜黄县一拆迁对象泼洒汽油不慎烧伤”的事实情况说明,断然下结论:“宜黄县城建部门工作人员到拆迁对象钟如奎家中,就房屋拆迁开展有关政策法规解释和思想教育工作。期间拆迁对象钟家故伎重演,以浇灌汽油等极端方式对工作人员进行威吓,不慎误烧伤自己3人。”[34]上述公关情节,县委书记邱建国或者县长苏建国,是否知道呢?也许宜黄县政府办公室擅自主张,权且认定不知道。

9月16日上午,县委书记邱建国率领40多名工作人员截访。[35]这是邱建国的有意识行为,不用谈知道与否;如无其他证据,亦出于公心,特别是,维护稳定之考量。不过,这也属妨碍调查隐藏己行之行为,且不论此等行为属自己行为还是下手行为,抑或是合法的行为或者非法的行为。国务院515通知提到:“对随意动用公安民警参与强制征地拆迁造成严重后果的,要严肃追究有关党政领导的责任。”不过,此节尚可以以稳定盖过一切解脱。

9月18日凌晨,宜黄县长苏建国率领近百人员抢尸。[36]这是苏建国的有意识行为,不用谈知道与否;如无其他证据,亦出于公心,特别是,维护稳定之考量。不过,这也属妨碍调查隐藏己行之行为,且不论此等行为属自己行为还是下手行为,抑或是合法的行为或者非法的行为。国务院515通知提到:“对采取停水、停电、阻断交通等野蛮手段逼迫搬迁,以及采取‘株连式拆迁’和‘突击拆迁’等方式违法强制拆迁的,要严格追究有关责任单位和责任人的责任。”不过,此节尚可以稳定盖过一切解脱。

 “这次事件给了我一个深刻的教训,给了我们当头一棒。”9月21日,县委书记邱建国,向新世纪周刊记者语气沉重说,“在今后的发展思路中,一定要把民生放在第一位。宁可少上项目,甚至不上项目,也要把老百姓的利益放在第一位。”[37]也就是这位原任县长现任县委书记,提倡“开放富县、工业强县、城建靓县、环境立县”。[38]一线天机尽显了:可以为民生,可以为经济;以前经济重于民生,现在民生重于经济;180度的大转弯,这么容易拐?除非邱建国先生之言务虚,如果果真这么容易拐弯,说明决定经济重于民生者,有公心也有私心,且私心驾驭公心。难怪,国务院515通知谆谆告诫:“一定要……树立全面、协调、可持续的科学发展观和正确的政绩观,端正城乡建设的指导思想……”

除上述情节外,尚有支持上述结论的其他砝码:其一,21户拆迁户占土地总计58亩;现代客运站仅占18亩;此节已为钟家无意发现。[39]2006年后任县长3年的邱建国先生,[40]发现不了?发现了,则意味着什么?其二,2010年9月10日,宜黄县副县长李敏君等,率领100多名政府工作人员,前往钟家做政策法规解释和思想教育工作;[41]做思想教育工作需要这么多人?如果不需要,意味着什么?

 

(四)伍子胥鞭尸

 

    听信谗言,楚平王杀伍子胥父兄;出于侥幸,伍子胥逃脱于吴国。日后,“吴兵入郢,伍子胥……乃掘楚平王墓,出其尸,鞭之三百,然後已。”[42]今日之开化社会,鞭尸之行不至于复生。

    在宜黄钟家拆迁之时,现场情节如何,各有版本;特别是,钟家三人洒汽油自焚,是否为百人队伍威逼,或者自焚之时,百人队伍是否施救或阻止他人施救,钟家在现场之人,心中有数;[43]至少,9月8日晚上钟家母亲罗志凤“他们这样逼我,我宁愿少活十年”之言,已然流传于外;[44]事后宜黄县政府网站决意登出关于“宜黄县一拆迁对象泼洒汽油不慎烧伤”的事实情况说明,断然下结论:“宜黄县城建部门工作人员到拆迁对象钟如奎家中,就房屋拆迁开展有关政策法规解释和思想教育工作。期间拆迁对象钟家故伎重演,以浇灌汽油等极端方式对工作人员进行威吓,不慎误烧伤自己3人。”[45]此等情节,和楚平王杀伍子胥父兄有何异同?加之上述猎猎行为,皆因决策者之私心驾驭公心;[46]纵使钟家人等,不抱鞭尸之念,难道决策者不怕掘坟鞭尸?

2010年9月21日15时55分,来自广东省佛山市顺德区财新网友留言曰:“这事轮到我身上,我就带着炸药炸掉政府办公室的主要领导人!”[47]

 


 

附件:

 

关于“宜黄县一拆迁对象泼洒汽油不慎烧伤”的事实情况

 

2010年9月10日上午10时许,宜黄县城建部门工作人员到拆迁对象钟如奎家中,就房屋拆迁开展有关政策法规解释和思想教育工作。期间拆迁对象钟家故伎重演,以浇灌汽油等极端方式对工作人员进行威吓,不慎误烧伤自己3人。具体事实情况如下:

 

一、事情起因

 

2007年,为满足全县群众日益增长的客运需求,宜黄县委、县政府根据本县城市发展总体规划要求,决定在河东新区兴建一座新客运站。2007年11月,河东新区客运车站建设项目立项。根据项目建设需要,该项目共需拆迁安置21户,其中20户拆迁对象及时与宜黄县投资发展有限责任公司达成了拆迁补偿协议,完成了拆迁并得到了妥善安置,唯有钟如奎一家拒签协议,不肯拆迁。

2007年12月,拆迁人宜黄县投资发展责任有限公司与钟家展开了历时三年的拆迁安置协商。针对钟如奎一家的实际情况,宜黄县投资发展有限责任公司按照省、市有关政策法规提出了以下两种拆迁安置方案:一是货币补偿。根据江西居易房地产估价有限公司的评估结论,提出给予钟家货币补偿414612元,装修价值及各项安置补偿费另行计算。二是房屋产权调换。为妥善安置拆迁对象,宜黄县政府同意在与钟家房屋相隔60米左右的同一地段进行房屋置换。同时,考虑到钟家三兄弟为农村户口,再为钟家在凤冈镇农科所范围内批建三户宅基地供其建房,总面积为360 M2,并将钟家13人全部纳入低保,这种补偿安置在宜黄尚无先例。

但钟家对上述两种方案均不接受。钟家人提出了三点要求:一是在自家原址自拆自建。二是如不能在原址自建,就要在规划的商业街中置换四块总计480 M2的可做店面房的商业用地,并准许他们自建和办理好相关建设手续,其房屋价值及装修等按市场价格另行补偿。三是如不能满足上述要求,必须补偿300万元作为安置费,否则,拒不接受拆迁。针对这种无理要求,拆迁一直无法进行。河东新区客运车站项目建设因此一再延误,为尽快做通钟家人的思想工作,相关单位的工作人员先后50多次与钟家三兄弟进行协商沟通调解,面对面地进行政策法规解释和思想说服,但收效甚微,拆迁补偿协议始终未能达成。2009年10月18日,拆迁人宜黄县投资发展有限责任公司向宜黄县房管局申请房屋拆迁裁决,宜黄县房管局于2009年10月22日予以受理,并于当年11月3日出具了房屋拆迁行政裁决书,11月19日向宜黄县人民政府申请了行政强制拆迁。宜黄县人民政府于2009年11月19日抄告县房管局,同意依法实施强制拆迁。2009年11月23日,县房管局将行政强制拆迁通告张贴在拆迁地点,要求钟家在2009年12月8日前将房屋搬迁完毕。12月8日之后,钟家根本没有搬走之意,还常对上门做其思想工作的工作人员进行语言污辱和人身威胁,并采取将汽油洒泼于地等方式阻挠调解工作的进行。由于钟家的蛮横无理,为避免意外事件的发生,我们本着依法、人性的原则,拆迁措施一直没有实施。新客运站工程也因此一拖再拖,无法正常实施,致使出现了新客运站主体工程建成,却无出口道路及功能性建设无法进行的局面,广大群众的反映十分强烈。

 

二、事发经过

 

9月10日上午,县相关部分工作人员再次到拆迁对象钟家进行政策法规宣传,动员其接受补偿安置。9时许,工作人员在钟家房子前面的空地上与钟如翠及其家人交流,说明这次来意。钟家人抵触情绪十分激动,并将门关闭,不让工作人员进入,又故伎重演,将早已准备好的汽油泼洒在二楼窗户、墙壁和自己身上。见状,在空场上的工作人员对钟家人讲不要这样做,我们离开。此时,工作人员迅速准备离开。这时,邓香英的母亲乐桂花气势汹汹的跑到现场,与工作人员纠缠了起来。随后,刚刚回来的钟如奎从室外上到了三楼,钟如翠等人也一同冲上了三楼,与正准备撤离的工作人员发生了言语上的争执。随后钟如奎和钟如翠等人被工作人员劝下楼,到了一楼的空地。此时,三楼的罗志凤(钟如奎母亲)、叶忠诚(钟如奎大伯)两人提了小桶汽油爬上三楼屋顶,快速沿着屋脊泼洒汽油,叶忠诚点燃了屋脊上的屋椽进行恐吓。由于风力的作用,吹溅起的火星点燃了叶忠诚身上衣服。叶忠诚慌忙自救,并将着火的衣服脱掉甩出去时,却不慎点着身边的罗志凤。罗志凤也连忙脱掉被点着的衣服,两人互救身上的火才扑灭。钟如奎家人此时的情绪十分激动,钟如琴也在屋内点燃泼洒了汽油的棉被,从二楼砸向楼下的工作人员。而钟如琴在扔下一件点燃了的泼洒了汽油的衣服时,被火星溅到身上引起燃烧,立即从二楼跳到一楼的空地上。在这危急情况下,现场工作人员迅速冲上前,用草皮和泥土把她身上的火扑灭。随后,工作人员迅速将伤者送往医院救治。

整个事情发生的过程,宜黄县城建等部门的工作人员上户开展思想教育工作,未对该拆迁对象实施依法强拆行为(现场无任何机械设备),拆迁对象总是想借点燃汽油的方式威胁上户工作人员离开和达到他们想得到高额补偿的目的,不存在自焚的本意,更没有料到会出现如此后果。

 

三、善后处理

 

事情发生后,宜黄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本着“生命为大,救人为先”的原则,迅速采取了如下紧急措施:

 1、全力救人。县政府主要领导在第一时间召集相关部门召开善后救治工作协调会,成立了医疗救治工作小组。为让患者得到更好救治,派出医疗专家和城建工作人员将伤者送往江西省一附院救治。同时,安排了专人日夜陪护,帮助伤者家属解决实际困难。目前,该3名患者病情稳定。

2、迅速报告。事故发生后,县委、县政府及时形成书面文字材料,分别向上级有关部门进行报告。同时,公布事件真相,对关注此事的干部群众说明事实经过。

3、开展调查。迅速成立事故调查组赶赴现场,调查、核实事情经过,要求一切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目前,调查组人员正在进行实地勘察、调查走访。

 

 

宜黄县人民政府办公室

2010年9月10日

 

资料来源:http://www.jxyh.gov.cn/E_ReadNews.asp?NewsId=2050;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bee3580100lecj.html(2010年9月29日访问)。





[1]谢海涛、刘长、刘虹桥:宜黄拆迁自焚悲剧,载《新世纪》2010年9月20日版。


[2]谢海涛、刘长、刘虹桥:宜黄拆迁自焚悲剧,载《新世纪》2010年9月20日版。


[3]谢海涛、刘长、刘虹桥:宜黄拆迁自焚悲剧,载《新世纪》2010年9月20日版。


[4]谢海涛、刘长、刘虹桥:宜黄拆迁自焚悲剧,载《新世纪》2010年9月20日版。


[5]谢海涛、刘长、刘虹桥:宜黄拆迁自焚悲剧,载《新世纪》2010年9月20日版。


[6]谢海涛、刘长、刘虹桥:宜黄拆迁自焚悲剧,载《新世纪》2010年9月20日版。


[7]谢海涛、刘长、刘虹桥:宜黄拆迁自焚悲剧,载《新世纪》2010年9月20日版。


[8]谢海涛、刘长、刘虹桥:宜黄拆迁自焚悲剧,载《新世纪》2010年9月20日版。


[9]谢海涛、刘长、刘虹桥:宜黄拆迁自焚悲剧,载《新世纪》2010年9月20日版。


[10]谢海涛、刘长、刘虹桥:宜黄拆迁自焚悲剧,载《新世纪》2010年9月20日版。


[11]谢海涛、刘长、刘虹桥:宜黄拆迁自焚悲剧,载《新世纪》2010年9月20日版。相应依据,见金勇军: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我看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http://jinyongjunblog.blog.163.com/blog/static/121305256200911211038264/(2010年9月29日访问)。


[12]谢海涛、刘长、刘虹桥:宜黄拆迁自焚悲剧,载《新世纪》2010年9月20日版。相应依据,见金勇军: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我看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http://jinyongjunblog.blog.163.com/blog/static/121305256200911211038264/(2010年9月29日访问)。


[13]谢海涛、刘长、刘虹桥:宜黄拆迁自焚悲剧,载《新世纪》2010年9月20日版。


[14]谢海涛、刘长、刘虹桥:宜黄拆迁自焚悲剧,载《新世纪》2010年9月20日版。


[15]谢海涛、刘长、刘虹桥:宜黄拆迁自焚悲剧,载《新世纪》2010年9月20日版。


[16]谢海涛、刘长、刘虹桥:宜黄拆迁自焚悲剧,载《新世纪》2010年9月20日版。


[17]即,2010年5月15日国务院办公厅关于进一步严格征地拆迁管理工作切实维护群众合法权益的紧急通知。


[18]谢海涛、刘长、刘虹桥:宜黄拆迁自焚悲剧,载《新世纪》2010年9月20日版。


[19]谢海涛、刘长、刘虹桥:宜黄拆迁自焚悲剧,载《新世纪》2010年9月20日版。


[20]文后附件。


[21]谢海涛、刘长、刘虹桥:宜黄拆迁负面样本,载《新世纪》2010年9月27日版;http://news.ifeng.com/society/1/detail_2010_09/16/2535460_0.shtml(2010年9月29日访问)。


[22]谢海涛、刘长、刘虹桥:宜黄拆迁负面样本,载《新世纪》2010年9月27日版;http://news.ifeng.com/society/special/yihuangzifen/content-2/detail_2010_09/19/2556648_0.shtml(2010年9月29日访问)。


[23]谢海涛、刘长、刘虹桥:宜黄拆迁负面样本,载《新世纪》2010年9月27日版;http://news.ifeng.com/society/special/yihuangzifen/content-2/detail_2010_09/19/2556648_0.shtml(2010年9月29日访问)。


[24]谢海涛、刘长、刘虹桥:宜黄拆迁负面样本,载《新世纪》2010年9月27日版;http://news.ifeng.com/society/special/yihuangzifen/content-2/detail_2010_09/19/2556648_0.shtml(2010年9月29日访问)。


[25]谢海涛、刘长、刘虹桥:宜黄拆迁负面样本,载《新世纪》2010年9月27日版;http://policy.caing.com/2010-09-19/100182526.html(2010年9月29日访问)。


[26]本文,无意替代江西省有关部门的调查,更无意向有关部门施加压力;仅仅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如果我是其中决策者,我应该如何反省乃至自责。


[27]上文(一)。


[28]上文(一)。


[29]上文(二)。


[30]南怀瑾:《论语别裁》。


[31]南怀瑾:《论语别裁》。


[32]上文(一)。


[33]上文(一)。


[34]上文(二)。


[35]上文(二)。


[36]上文(二)。


[37]谢海涛、刘长、刘虹桥:宜黄拆迁负面样本,载《新世纪》2010年9月27日版。


[38]谢海涛、刘长、刘虹桥:宜黄拆迁负面样本,载《新世纪》2010年9月27日版。


[39]上文(一)。


[40]谢海涛、刘长、刘虹桥:宜黄拆迁负面样本,载《新世纪》2010年9月27日版。


[41]上文(一)。


[42]司马迁:《史记?伍子胥列传》。


[43]上文(一);谢海涛、刘长、刘虹桥:宜黄拆迁自焚悲剧,载《新世纪》2010年9月20日版。


[44]谢海涛、刘长、刘虹桥:宜黄拆迁自焚悲剧,载《新世纪》2010年9月20日版。


[45]上文(二)。


[46]上文(三)。


[47]http://magazine.caing.com/2010-09-18/100182430.html(2010年9月29日访问)。

  评论这张
 
阅读(174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